第88章 番外(1 / 3)

伺机而动 姜之鱼 2071 字 2022-12-16

蓁蓁问:“他们是谁?”

沈经年说:“我是在问你。”

蓁蓁毫不犹豫:“安哥哥!”

猜出来是他了, 沈经年又问:“还有呢?”

蓁蓁想了想:“还有叔叔姨姨,他们说我是爸爸的小棉袄,还有……”

她绞尽脑汁回忆:“还说我会嫁出去。”

“嫁出去是什么呀?”她问。

沈经年若有所思, 她估计是没怎么见过,当下不再继续问, 而是说:“就是结婚的意思。”

蓁蓁似懂非懂。

沈经年说:“以后不要乱信别人的话,知道吗?”

“好哒。”

她迈着小短腿,小跑冲回了院子里,管家爷爷肯定给她准备了好吃的好喝的。

等看她被管家牵走, 沈经年才收了表情,拨通了老宅的电话。

接电话的人是沈母:“经年?”

沈经年直接问:“妈, 今天老宅来了什么人?”

沈母不明所以,还是说:“你大嫂她娘家人过来了。”

她想起孙虹的事, 忙补充:“孙虹没来。”

沈经年问:“都有谁?”

沈母一一说出。

沈经年嗯了声:“大嫂走了吗, 没走让她接电话,我有事要告诉她。”

沈母朝孙文秀招呼手势, “经年找你。”

孙文秀心里惊疑,她和沈经年基本上没有单独联系, 唯一频繁的时候还是因为孙虹的事。

今天有什么事找她?

“经年, 你找我有事?”她问。

沈经年语气平静:“大嫂,你已经搬出老宅, 招呼娘家人就不要在老宅了,打扰老太太休息。”

孙文秀有点难堪,这种事值得他来说?而且自己还是长辈,被这么说, 太过无情。

“好, 我知道。”她闷声。

电话回到沈母手上, 她问:“你大嫂怎么了,我看她表情不对。”

沈经年慢条斯理说:“蓁蓁才几岁,大嫂娘家人就在她面前说嫁人这样的话题。”

沈母大惊,蓁蓁可是她的宝贝孙女,皱眉:“我今天都没听到,可能是趁我不在的时候。”

与此同时,沈安还不知道自己被供出来了。

他第二天,还兴致勃勃地一大早过来静园,因为今天想带蓁蓁去游乐园玩。

然后,他没见到蓁蓁。

见到了自家三叔。

沈经年说:“蓁蓁今天不能跟你出去玩。”

沈安保证:“三叔,我会看好的,不会有事的。”

沈经年微微一笑,慢条斯理道:“我已经给你约了宁大的课程,你去旁听一个月,期末挂科了,你明年去非洲拓展区域。”

沈安:?!

他一头雾水。

等人都到宁大的教室里坐着了,他还是不明白自己到底经历了什么,怎么就要学一门叫《语言的艺术》的课。

他给亲爸亲妈吐槽:“三叔疯了!”

沈千宏爱莫能助:“谁知道你做了什么得罪你三叔了,好好上课,我看这门课很适合你。”

马佩芝说:“挺好,省得你天天找我要钱。”

蓁蓁好几天没看见沈安,问:“安哥哥说要带我去游乐园,他怎么不来找我呀。”

沈经年温声:“哥哥要上学。”

蓁蓁眨眼:“我也要上学!”

于是,蓁蓁的幼儿园生活即将开始。

第一天上学时,她很兴奋,因为管家爷爷说,去了幼儿园就会见到很多小朋友。

她到现在见到的同龄人太少了。

“我会见到安哥哥吗?”蓁蓁天真地问。

“不能。”关青禾已经知道沈安的事,乐不可支,“沈安哥哥比你大,上的是大学。”

“那我上的为什么不是小学?”

“因为你现在还是幼儿,所以是幼儿园。”

关青禾给她扎好小辫,蓁蓁虽小,但是头绳和项链是不缺的,望月楼的设计师专门为她定制。

“到了学校,大家就要叫你关靓理了,知道吗?蓁蓁是你的小名。”

“都是我的名字。”

“小名只有亲近的人才会叫。”

“好耶。”

她欢天喜地地出了门,背着新买的书包,坐沈经年的车,还问:“爸爸晚上会接我吗?像接妈妈一样。”

“会。”沈经年答应她。

“先接我吧。”蓁蓁说:“我和爸爸一起去接妈妈。”

关青禾笑了下,“我和你爸爸一起去接你不好吗?”

蓁蓁说:“也好。”

她说这句话的模样,和沈经年如出一辙,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玉雪可爱。

今天的蓁蓁是全幼儿园最闪亮的。

她对上学充满期待,因为她之前问过沈安哥哥上学好玩吗,沈安哥哥很开心地告诉她特别好玩。

“好多人啊。”

巧的是,宋怀序的儿子也在这里上学,蓁蓁一眼就瞧见了站在大人身边的宋远峥。

两个人理所当然地在一个班。

宋怀序挑眉:“巧啊。”

沈经年并不想理他,随口问:“远峥今年才上学?”

宋怀序一本正经:“大半岁,只能现在入学。”

有宋远峥在,沈经年的确放心不少,认识的人陪同,蓁蓁上学也可以自在一些。

快离开前,他叮嘱蓁蓁:“在学校听老师的话,要是老师让你不舒服的地方,也要说出来,知道吗?”

蓁蓁点头:“知道~”

沈经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爸爸和妈妈晚上来接你。”

让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他确实很难放心,即便这所幼儿园是他精心挑选的。

大人们很快离去,剩下一群小孩子。

蓁蓁从小就接受爸爸妈妈去工作,不在自己身边,所以来到新环境也没怎么样,腻在宋远峥身边。

“哥哥,你看那个人。”她小声。

宋远峥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那个男生脸上有个很明显的胎记,红彤彤的在太阳穴处。

他说:“蓁蓁,不要乱说别人。”

蓁蓁和他同时开口:“他脸上长了花诶。”

“……”

“不说了。”蓁蓁捂住小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