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番外(1 / 2)

伺机而动 姜之鱼 1686 字 2022-12-16

静园里早已张灯结彩, 一路红色装扮至新房里,看上去仿佛梦回千百年前的盛世之朝。

沈经年与关青禾的婚礼和别人不同,是直接在静园里举办的, 这园林再合适不过了。

即便沈经年只邀请了相熟的人, 来到现场的各界人士也宾客满堂,热闹非凡。

如果哪个媒体能进来, 怕是要幸福得晕过去, 个个可都是能上新闻的大人物。

可惜,今天只有婚礼摄影师, 没有媒体。

唯一能被外人拍到的便是从关家宅子前往静园的路上,老爷子与沈经年为她准备的十里红妆。

无数路人围观。

“好漂亮的婚礼。”

“这是在拍戏吗?”

有小孩子还得到了分发的喜糖, 兴奋地跑回大人身边, 大人笑眯眯地看着,低头一看,糖果是老字号的。

因为不能影响出行, 所以队伍是比较快的, 对于今日的宁城人来说, 只感觉惊鸿一瞥。

无论是装扮,还是新娘与新郎。

对于一些来旅游, 却碰到的粉丝来说, 实在是惊喜, 拿着手机拍视频, 抖来抖去。

原本只是粉丝的快乐,却因为太过壮观而上了热门, 吸引了更多的路人。

“我真喜欢这种婚礼, 大气端庄。”

“我之前结婚也像这种, 找的婚庆公司给我做成了新中式, 还私自改,气死了。”

“还好我找的汉服社团,他们比较懂。”

“知道咱们为啥结西式吗,因为结不起中式的。”

“中国的仪式感是最浪漫的!”

“好漂亮的霞帔,呜呜呜那上面的绣花好闪,天花板婚服了吧。”

“我就知道沈先生和老板娘不会让我失望!凤冠霞帔,三书六礼,明媒正娶啊啊啊!”

“在挣钱了,给我女儿弄。”

而此时,良辰吉时已到。

关青禾和沈经年已经穿过园子,进了堂屋里,老太太和沈母作为直系长辈坐在上首,眉开眼笑。

沈母平时穿素居多,今天也是穿了红色,老太太更是,喜庆增添了几分年轻气色。

当然,最吸睛的自然还是新婚夫妇。

关青禾的娇艳更甚,沈经年的温润文气更显,站在一起,郎才女貌,最为和美。

沈安最爱热闹,即使是自己最尊敬的长辈,今天也大胆不少,竟然也和容羡他们一起起哄。

周谦说:“沈安,得亏咱三叔今天只看三婶去了,要不然,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沈安纠正:“我三叔。”

他那些狐朋狗友都是嫉妒他有这么厉害的三叔,天天想着变成自己的。

喜宴过后,已是天色不早,最后只有家人留在静园,其余宾客大多带着礼物回家。

即便是家不在宁城的宾客,在这里也有自己的房产,或是酒店顶层套间。

当然,沈经年也安排了留住的地方。

静园这样大,不会让人失望,只是大家都不约而同地选择离开,不耽误夫妻俩的洞房花烛夜。

关青禾中午吃得不多,傍晚时吃了一碗小汤圆,天黑之后,又吃了一碗喜面,只喝了一杯酒。

沈经年今天比平时都喝得多,婚礼上宾客再尊贵,也会起哄,他是新郎,不能免俗。

所以他进卧室前喝了醒酒茶,又漱了口。

“没想到你准备了柠檬水。”沈经年见到桌上的杯子,笑了下:“今天什么水都喝了。”

“你偷偷装茶,他们也不会发现的。”关青禾已经洗完澡,穿着红色睡裙,灯光下,雪白肌肤更加明显。

沈经年摇头:“今天是婚礼,可以放肆一点。”

关青禾催促:“快去洗洗。”

她推着他往浴室去。

沈经年已经换下了婚服,但穿的衣裳还是很正式,这么和自己说话,真是让她移不开眼。

这男人无论是声线,还是皮相,都十分蛊惑人。

沈经年当然不可能被她推动,而是低头问:“你怎么不等我一起?”

关青禾红着脸,“这个还要等你?”

想什么。

大约是酒劲,他比之前要直白一些,捏了下她的脸,“要的,青禾。”

他最近叫她的名字变多了。

关青禾说:“下次。”

沈经年低声:“关老师,一诺千金。”

“……”关青禾本就是随口说的,只好点头:“嗯,真的。”

原来他是借着酒劲在这哄她呢!

虽然平时也睡一张床上,但今天是婚礼,好像夜里就变得不一样了。而且,他们三天晚上没有睡在同一处了。

关青禾想,这也算小别新婚?

总之,连床幔与绒被都是红色的,她睁开眼时,眼里看到的是沈经年,与惹眼的红。

暧昧甜蜜的颜色。

在关青禾的世界里摇曳着,像红酒,开瓶时香气宜人,令人沉醉,消融在空气里。

恍惚之时,关青禾冒出来一个想法——古语里的那句“被翻红浪,红烛燃尽”,是不是就是这样?

婚礼只有一天,但婚假不止。

关青禾和沈经年在静园里过了最平静的三天,没有工作,也没有其他的,和家里人一起。

而后便恢复往日。

该演出还是要演出,该工作还是要工作,但婚礼那日的场景已经在网上流传开。

关青禾甚至还接到了一个节目的邀请,不过她最后还是拒绝了,因为节目只是为了选人表演而已。

还不如在茶馆里多演出一小时。

如今如梦令已经是宁城最知名的茶馆,每天都有外地的游客过来听评弹。

章明月当初的梦想,早在去年便实现了。

又一年九月,她最后一次和关青禾见面时,笑说:“茶馆现在这样好,也不要忘了家里,不要像我。”

人到晚年,亲人都不在。

老爷子感慨:“你专注过头了。”

关青禾心中叹气,推着她去医院大楼外逛了会儿,下面有家属在用录音机听广播。

章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