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淫词(1 / 3)

伺机而动 姜之鱼 2546 字 2022-11-07

这话听起来撩人至极。

关青禾听罢, 唇下意识地开了一分,轻轻开口:“……也不用犯戒,就简单的泡温泉。”

他犯戒, 也是自己犯戒, 所以,都不要了。

沈经年可没答应她,新地点送上门来, 自己又有什么理由拒绝,而是吩咐司机去往静园。

“今天只教你每个工具的用途, 明天再上手雕,怎么样?”

关青禾点头:“好的呀。”

她乖乖听话的时候, 最是温柔可爱。

让沈经年很轻易想起在关老爷子面前的她, 也正是这幅乖巧动人的模样, 吸引了当初的自己。

他低头笑了一声。

关青禾不明所以, 只觉得他是不是又在想什么不该想的事了,可惜目前只有这么个师父, 不能脱离师门。

等真正入了静园, 她才知道原来玉雕需要的工具那么多,大型的机器, 小型上手的工具……

难以想象沈经年看起来这么文雅,却与这些铁疙瘩们混在一起, 实在接地气。

关青禾纤白的手指停在冰冷的机器上, 好奇地问:“这些工具你都用过吗?”

沈经年抬手示意:“你现在碰的那个叫玉雕机,用的时候要小心, 不要伤了手。”

关青禾连忙放开手。

沈经年又给她看了桌上的一些小工具, 比如喇叭棒、三角钉……都有着奇怪又正经的名字。

“沈先生——”

“之前都说过不要这样叫我了。”沈经年望着她:“关老师又忘了吗, 这样可不好。”

关青禾不好意思, 却又灵机一动。

“师父?”

自己现在可是学徒呢。

她的嗓音轻柔,叫起这二字来,想来怎样的师父都会因为她而一再退让的。

沈经年亦如此。

他想了一下,弯唇提议:“好听是好听,可还是老师听起来年轻些。”

关青禾心想哪有什么区别,因为传统方面拜师学艺都称师父,所以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同。

“那……沈老师?”

“关老师。”沈经年也开口。

两个如出一辙的称呼,除了姓氏不同,关青禾与他四目相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经年挑眉,“关老师应该哪天教我琵琶才对。”

关青禾点头:“好啊。”

介绍完工具之后,沈经年亲手为她演示,用的玉石是原本桌上放的一块羊脂玉。

修长的指骨握着笔,简单地在石头上勾勒出一点小兔的模样,随后便放到了机器下。

但他停住了手。

关青禾疑惑:“怎么了?”

沈经年放下玉石,起身离开桌前,温润道:“这机器磨玉时很吵,我去拿个东西,你在这里等我。”

不知道要拿什么,关青禾点头。

从房间出去时,沈经年便正好接到王淳打来的电话:“先生,下头刚送来一份文件。”

他随口问:“很急?”

王秘书答:“不急,是……”

沈经年言简意赅:“那就周一看。”

电话那头的王秘书眨了眨眼,似乎听到了什么吃惊的回答,以往先生处理工作可是很及时的。

难道私事更急?

可今天先生是去参加殷家的悼念会,也提前回来了,还能有什么着急的私事?

他还没想通,已听到自家先生非常冷漠的话语:“没问题,周末都不要打扰我。”

王秘书:!

您第一次对我这样冷淡!

他悟了,该不会是因为太太吧?

沈经年再回到屋子里时,关青禾正弯腰趴在桌上看那方刚勾出形状的玉石。

纤细的腰肢弯着,单薄的身体贴在桌上,好似一张纸片,桌边那双长腿十分惹眼。

关青禾听见动静,“你回来啦?”

她的目光落在他手上两粒小小的东西上,“这是什么?”

沈经年迈步过去,在她还未反应过来时,已经将东西塞进柔软的耳朵里:“护耳朵的。”

他张开手,还捂住她的耳朵。

“关老师可以听见我说话么?”

他的声音变得雾蒙蒙的,不是很清楚,关青禾摇摇头:“只有一点点能听见。”

她一摇脑袋,脸侧就贴上他灼热的掌心。

男人的手掌宽大,盖过她的耳朵不止,也盖了她的大半侧脸,像捧着她的脸似的。

沈经年也发现了。

他合拢手心,“关老师的脸很小。”

关青禾脸颊隐隐发热,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掌心温度传染的:“说这个做什么。”

沈经年松开手,“待会机器出声,你就不会听见了。”

这次声音便和刚才被手捂住时不一样了。

关青禾微怔,他方才去那么久,就是为了给自己找这个护耳朵的东西吗?

“嗯……”

沈经年回到桌后。

关青禾一眨不眨地看着,机器声果然不小,她戴着这东西也能听见一些。

她瞥见沈经年离得那么近,也面色沉静。

关青禾伸手取出一点,噪音刺耳,她忙放回去,再看桌后认真的男人,心头微动,绕到他身后去。

她下定主意,伸手捂住他的耳朵。

他身上好似都是热的,耳朵也是,烫着她的手,耳骨微微硌在她手心里。

沈经年忽地停住手,微微动了下头,少女柔软的十指贴在自己的面上、下颌上,带着与众不同的温暖。

他垂目,无声勾起唇角。

关青禾看不见,站在沈经年身后,一开始是看他掐着的那块玉石被钻得碎屑纷飞。

时间久了,重复性的动作太久,她的注意力就转到了他的手上。任她看过多少遍,也不觉得疲惫。

这男人的手实在太漂亮,无论是握着什么,都骨节分明,修长无比,清雅绝尘。

最为重要的是,与自己梦中的太过相似。

关青禾从来不问,因为自己那应该也算春梦罢,要是问他,一定会被追问或者有其他结婚的。

就在她出神时,耳边响起沈经年磁沉的嗓音:“关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