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犯戒(1 / 3)

伺机而动 姜之鱼 2212 字 2022-11-06

显然, 关青禾能看出尹原香是想送出这份温泉邀请函,而在她能送的人里,自己是比较合适的。

毕竟, 沈经年身份特殊。

而且, 他们似乎也猜到殷玄与她的关系, 所以就算自己发现落款是殷玄, 也不会觉得什么。

关青禾在思索自己到底要不要接,她和尹原香关系普通,也才第二面,突然送自己一张邀请函。

尹原香却笑了下, 妩媚多姿:“不要也没关系的,沈太太一定不缺这些。”

关青禾也没答, 只是思忖着开口:“我问一下我先生。”

尹原香点头, 复又提起:“往后估计我们会经常见到,以前沈先生参加宴会,都只有一人的。”

关青禾说:“我应该不会过多参加商业上的宴会。”

一来是她的职业与这些毫无瓜葛, 二来是与许多人都不相识, 也与沈经年没什么帮助。

最多做个女伴。

尹原香正要说什么, 那头有人叫她,她便抱歉一笑, 离开了原地,邀请函还放在桌上。

关青禾拍了张照, 发给沈经年。

【她要送我这个。】

沈经年正与宋怀序他们在谈殷家的事,收到消息, 指尖一滑, 看见了图片上温泉二字。

他眉宇微动:【既然是送你, 你自己决定就可以。】

【殷玄太招摇了。】

宋怀序望过来, 哼笑一声:“刚和你说话,你还在看手机,是股票涨了?”

容羡最清楚,意味深长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肯定是和老婆在说呢。”

沈经年瞥他一眼。

正说着,殷家几个不孝子弟终于从外面进来,看见他们,眼睛一亮,迅速恭维过来。

宋怀序不耐烦的打发走,感慨:“殷宝安聪明一世,怎么养出来这几个不成器的。”

“原配夫人早逝,没人教导。”温呈礼淡淡开口,容色平静:“我最不耐烦人叫我四爷四爷了。”

他添了些茶,茶烟袅袅,拢住清冷冰雪般的容貌:“给我叫老了。”

“谁让您是我们这辈分最大的,在家里排行第四呢。”容羡调侃,又问:“那温太太叫您什么?”

温呈礼微微一笑:“四哥。”

听到这,宋怀序狭长眸子一眨,吹了声口哨:“这么说来,那我是最特殊的。”

几个人都看他,沈经年也抬眸。

宋怀序举着杯子,风流倜傥的面容对他们悠悠一笑,慢吞吞开口:“我家宋太太叫我老公。”

温呈礼嗯了一声,慢条斯理地问:“是吗,我怎么上次听见,有人被叫姓宋的?”

宋怀序神色自若:“温小舅,你一定是听错了,要么是吵架,要么是情趣。”

容羡幸灾乐祸:“噗。”

宋怀序一本正经,看容羡:“你一个没追到女朋友的,最没资格笑我,曲小姐的追求者可不止你一个。”

“……”容羡哼了声:“是没资格,暗恋六年的人就是不一样啊,咱们这没人比得过你。”

殷玄过来时,就听见这些对话,挑了下眉。

平日里外面那些人恐怕都不知道,身份矜贵的大佬们,私底下炫耀的竟然是自己太太对自己的称呼。

他们还在交谈,沈经年已低下头。

又发了条消息:【关老师泡过温泉么。】

关青禾:【没有。】

沈经年:【可以试试,对身体有好处。】

关青禾看向桌上的邀请函,在尹原香过来时,决定收下。

“好呀。”尹原香虽然生得妩媚,但穿着一身黑裙,也并不妖娆,反而有些憔悴。

“尹原香,我们人都到了,怎么还没弄好啊。”

厅里忽然走进来两个女生,见到窗边桌旁的尹原香,就叫了起来,声音丝毫不低。

“这是我爸的葬礼,你在这和人聊天。”殷秋雪白了一眼,看向对面的关青禾,不由得一愣。

这张脸,令她羡慕又嫉妒。

她身旁的另一个女生已经语气不善地开口:“这是殷家,你还带你那没听过的朋友,果然长得一副狐媚样子。”

关青禾蹙眉。

这俩人一来就言语这么不好听,真不知道殷家怎么教的?

尹原香站起来,丝毫没有被骂的愤怒,而是说:“来得正好,我为你们介绍一下。”

“算了算了。”殷秋雪摆手,“我对你的朋友没兴趣,赶紧离开咱们殷家,也别想吊什么金龟婿——我让你给我让出来房子,你怎么还没动静……”

就在她话音落下时,听到一道婉转温柔的嗓音:“你们殷家,还有金龟婿?”

最平静的疑问,听在殷家人耳里,却像嘲讽。

殷秋月性子暴躁,瞬间被引爆:“怎么,我家没有,你还过来做什么,不就是想和尹女士学习嘛,可惜,你朋友十几年也没能成为殷夫人呢,你要是想嫁给我哥哥,恐怕更没机会啦。”

“确实没机会。”

尹原香拍了下桌子,重重地开口:“我虽然没和你们父亲结婚,但也算你们的长辈。”

她沉声:“这位是沈三爷的太太,你那两个混账哥哥,还是自己收着吧。”

殷秋月二人面色一变。

之前家里洋房的收藏展她们没去,但不妨碍知道沈经年结婚的消息,已经传遍宁城。

但从来没想过自己面前这位就是沈太太。

“你是沈太太!”

“沈太太,我……”殷秋月当时就变了语气,扯出笑容:“我刚刚认错人,不是说您不好。”

关青禾不想和她多说,转向尹原香:“还好你没有和殷先生结婚,否则这后妈难当。”

尹原香瞥了姐妹二人一眼:“谁说不是呢,这殷夫人的位置,她俩看得比自己的老公还紧。”

她扶了下鬓边的白花,唇角勾起一点弧度,又消失不见,语气平静地开口。

“我如果想做,现在就可以。”

殷秋月听到这话,也顾不得关青禾,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