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榨汁(1 / 4)

伺机而动 姜之鱼 3068 字 2022-11-04

沈经年这话, 关青禾怔了两秒,佯装淡定地点头。

“看来,关老师更喜欢第二个。”

关青禾张唇:“没有……”

她重新组织好词语:“身体最重要, 不用为了回家如此。”

至于他明天就回来,还是后天回来,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反正也就一晚上的事情。

沈经年只是笑笑,没再说什么。

次日醒来时, 关青禾已经没见到沈经年的身影了, 她摸到手机,一打开,微信里还有他的消息。

【晚上会有人接你下班。】

沈经年每次都是这样,自己不在时, 也不会让她独自一人回家。

除了上次她自己去望月楼,没通知他。

关青禾上午没有去茶馆,在家里尝试设计图样, 琵琶也分种类与造型,纠结了好久才选取了较为简单的一种。

因为太复杂,自己可能不太会。

关青禾还没想好这琵琶该做成什么,要是单单就一个琵琶, 当然是做小吊饰。

可沈经年身上戴这个, 好像不太适合。

关青禾又在底下画上了一方圆形小底座, 好托着琵琶,很小巧,离远了只会觉得是琵琶的一部分。

管家一直在院子里, 看到这个, 建议道:“太太, 这底座选玉,不如用木呢。”

关青禾停下笔,无意地戳着脸颊:“好像是。”

管家说:“这些家里都有的,您到时候去静园挑一款就可以了。”

关青禾点头。

画完设计图已经是下午,她欣赏了一会儿,接下来就得看自己的玉雕技术了。

这种精细的技术,她应该不至于学不会吧。连沈经年平日这么忙都能学玉雕,还雕得这样出色。

沈经年那方印章……要等他回来才能完工吧。

关青禾上次回清江忘了带回自己的小印,爷爷这个年纪可不会用快递,她手痒也没办法。

她收拾了一下便前往如梦令。

因为是工作日,所以人并不多,关青禾走的是正门,进入巷口时露出惊讶的神色。

因为秋云坊门口围了不少人。

并不是客人多排队的那种围堵。

“这店是我们店长的,店长都没卖,怎么可能是你的,你在我们营业时间过来闹,我们要报警了。”

“我买的房子我还不能进了?”

关青禾刚听着,小苏也开门,探头出来,见到她站在台阶上,眼睛一亮:“青禾姐。”

“秋云坊怎么了?”她问。

小苏说:“我刚听到动静出来,小张说,好像是有个人过来说,秋云坊这房子是他买下来的。”

关青禾奇怪:“不是付秋云的?”

小苏摇头。

正说着,那边的中年男人一下子嗓音提高了不少:“我可是过户了!要走也是你们走!我还想报警呢,你们现在是侵占民宅!”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一直到付秋云过来,看见自家的吵闹,脸色一变:“闹什么事,还不把人弄走?”

店小二小声:“店长,他说买下了这房子,要报警……”

“我还要报警呢,这宅子卖了我怎么不知道。”付秋云拧着眉:“算了,你让他进来说。”

她往外一扫,看见关青禾安静地站在小苏旁边。

付秋云心头一梗,上次因为她,自己和张普吵了一架,结果张普已经一星期没理自己,电话不通。

就连这茶馆,他都不来了。

关青禾现在站在这儿,是不是就在看自己的笑话?

围观人员因为那中年男人进了里面而退去,付秋云下了台阶,“你也想看秋云坊的笑话?”

小苏嘁了声:“我们老板娘在自家门口站着,与你何干,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付秋云忍不住笑,依旧看着关青禾:“虽然不知道你怎么当的老板娘,但如梦令的房产所有权也不是你的吧。”

她叹口气:“帮章老师打工,也不容易,若不然你来我这里,我的工资开得更高。”

“不必了。”关青禾觉得好笑,“我现在在如梦令待得挺好的,很自由。”

付秋云说:“如梦令是章老师的,一个面子上的老板娘,哪有实际重要呀。”

关青禾微弯了弯唇角:“如梦令是不是我的你不用操心,你应该操心的是秋云坊的所有权。”

因为沈经年,她对张家也算有了点了解。

付秋云家境普通,怎么可能买得起一栋老宅当茶馆,她当初能在短时间内退出如梦令,一星期后就开业,必然是张普出的资。

若是刚刚那男人说的是真的,那说不定秋云坊真的被张普卖了。

付秋云没想到她反将自己一军,心里哼了声,面上笑着:“这周末我的综艺就上线了,到时候如梦令要是生意差了,可不能怪我呀。”

她转身离开。

小苏冲着背影翻白眼:“还真是不要脸。”

关青禾柔声:“走吧,准备下午的演出。”

小苏说:“青禾姐,她综艺播得比你还快,到时候肯定又能吸引走不少人,你怎么不急呀。”

关青禾眉眼笑吟吟:“那我的综艺播了,把人吸引回来。”

小苏说:“那这中间还有段时间呢。”

关青禾眼睫轻眨:“还有段时间,会发生什么事,谁又能说的准呢,最近如梦令客人数量稳定,不用担心。”

进了院子里,小苏和周谦吐槽:“付秋云这人肯定得罪的人不少,还有人闹事。”

周谦却和关青禾的想法不谋而合:“那可不一定是闹事,说不定是真的,说不定我们要换邻居了。”

小苏睁大眼:“赶紧换吧!”

关青禾回了后台,本想询问张普是不是卖了秋云坊,但也许他也不知道这件事。

殊不知此时王秘书也正在说这件事。

“我本以为张普可能是大方人,将那房子送给付秋云的,没想到还是他自己的。”

王秘书也觉得好笑:“近段时间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