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吃醋(修)(1 / 3)

伺机而动 姜之鱼 2899 字 2022-11-02

关青禾这一句最普通的问题, 让孙虹张嘴就要回答,却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自己和沈经年有什么关系, 姻亲关系?

姑姑孙文秀嫁进了沈家, 成了沈经年的大嫂,她好像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回答了。

她不会是在羞辱自己吧?孙虹狐疑。

孙虹反问:“你又能是他什么人,这里是殷家, 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的地方。”

侍者听着在心里叹气,孙家这位小姐就是在哪儿都得和人吵起来, 现在这不认识的人都能吵起来。

万一这穿旗袍的少女真和沈三爷认识呢!

没回答自己的问题,那就说明她完全和沈经年没什么关系, 毕竟关青禾看她的态度, 若是关系好,早出来炫耀了。

她刚好取出手机。

一瞬间,面前的几位人都看见了屏幕上闪烁的三个大字。

沈经年。

孙虹的眼睛唰地一下紧紧盯着那个名字,可关青禾也只是看了一眼就接通,她看不清数字。

真是沈经年?

这个女人真的和沈经年关系匪浅?

上次望月楼的店长让她进去沈经年的休息室, 她不愿意相信,只愿意相信是店长徇私。

能拿到沈经年私人号码的人不多。

姑姑是有,但都不敢给她,孙虹偷偷看他的手机,记下了那串号码, 但是并不敢发消息。

关青禾才按接通, 对面磁性男声便传出来:“关老师到了么, 我已经让王淳去外面等着。”

“已经到了。”她抬头,看到王淳快步朝自己走来, 便挥了下手:“王秘书。”

沈经年说:“关老师来得正好, 这里有些东西很适合你。”

怎么去哪儿都觉得有东西适合她, 该不会和铃铛类似的东西吧,关青禾真是怕他又带回什么。

“我不缺东西了!”

沈经年笑说:“等你过来看了再说。”

关青禾答:“好吧。”

王秘书一直等她通话结束,才恭敬开口:“先生在里面,我带太太进去。”

他这话声音不大不小,咬字清晰,却保证了自己周围几个人全都能听见。

尤其是“太太”二字。

王秘书又转向孙虹,方才对关青禾的笑容没了:“孙小姐,可以请你让路吗,先生等得急。”

等得急……

关青禾终于想起来孙虹刚才的问题,淡淡地看她一眼:“我是他什么人,与你并无关系。”

孙虹下意识地让开,看着关青禾从自己面前走过,人陡然清醒:“他刚刚说什么?”

侍者都还在震惊沈三爷有太太的事,回神答道:“她说和沈三爷有什么关系,不关您的事。”

孙虹气煞:“不是她!”

侍者醒悟过来,指的是王秘书,说:“沈三爷等得急。”

孙虹依旧盯着那道背影:“他叫她太太?”

侍者点头:“好像是的。”

什么好像,分明就是。

他感觉自己好像掌握了第一手瓜,沈三爷的妻子竟然和自己说话了,天啊。

不远处有人走过来,“你们两个都是什么表情,难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关青禾随王秘书进入洋房内,便被这装修吸引,很像十九世纪的欧洲西洋风格,屋顶还有繁复的油画。

王秘书说:“刚刚那位是先生大嫂娘家的侄女。”

关青禾了然:“她为什么对我有敌意,我从来没见过她,应该没有得罪过。”

王秘书小声:“这……她喜欢三爷。”

关青禾啊了一声:“原来如此。”

难怪看自己这么不爽,又回答不出来和沈经年的关系。

往里走的路上,王秘书一直在为她介绍一些能看见的名流富豪,个别人也看到她,见她的穿着,明白了什么。

这怕不是就是沈三爷在追求的那位旗袍美人。

从大厅进入另一个宽敞的厅里后,眼前的一切都有了变化,灯光璀璨,厅里摆放着很多条长桌,桌上摆放着各种藏品,比如西洋钟表、古董镜……

藏品并没有用玻璃柜装着,而是仅仅一道红丝绸拦住边缘,殷家并不怕别人碰。

因为能来这里的都是有殷家的邀请,非地位一般人能进,都有身家,自然不会去胡乱触碰。

关青禾看见了站在桌前的挺拔男人。

他站在一方桌边,低着眉眼看向面前的东西,姿态随性自然,矜贵气质疏离于旁人。

有人上前攀谈,他也淡淡笑着,温润如玉,谦谦君子。

明明是笑,关青禾却觉得沈经年对他们的笑,和私底下的温笑是不同的。

私下里,好像更有温度。

如今,温和,却隐隐露着一种疏离与淡漠,如皑皑白雪下的一株雪莲。

这才是沈经年在外人面前的模样吧。

关青禾一脚踏出,踏入了这富丽堂皇的厅内,场内有人的目光便投了过来。

好精致的女人。

怎么还戴着口罩。

直到他们看着她停在了沈经年身侧,惊讶不已,小声谈论:“你见过吗?”

那人答:“没见过,但穿着旗袍……”

一人接上:“三爷之前在追求的那位?不是假新闻?”

之前沈经年追求旗袍美人的消息传出来,可是有人说,那是沈三爷亲口说的。

单看这女人的眉眼,他们就能看出,对方绝对不差,双眸含情,可比古董勾人多了。

难怪勾得沈三爷不再满心古董,回归红尘了。

在关青禾停在自己身侧时,沈经年就意识到,转过身,微微一笑:“是因为那些文件才来的?”

侍者端着盘子走过来。

沈经年说:“麻烦准备一杯白开水。”

“嗯。”

周围几乎全都是新闻上能见到的人物,只有他最熟悉,关青禾不是很适应,闷在口罩里应了声。

“问完我就回去了。”

沈经年倾身,声线低沉:“昨晚不是提到聘礼,就正好让人送了一部分到清江去,若是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