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面具(1 / 3)

伺机而动 姜之鱼 2720 字 2022-10-24

苏雨彤的经纪人最担心的是, 那位素人琵琶演员不想选这曲,那么就比较麻烦了。

方才那惊鸿一瞥让她们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以至于现在脑海里都是那张容颜。

一瞬间的想法里, 是要让她不会露面,乃至其他更深的一时之间没有想到。

“如果她不同意,那还有的磨。”经纪人皱眉说:“我看着她那个助理不好说话。”

她作为经纪人, 自然会看人,那位关老师的助理一看就是个雷厉风行的人, 仅仅一个助理, 气质都不一般。

那位关老师反而看上去要好说话一些。

苏雨彤说:“所以我不是退让了吗,一个化妆间而已, 闹出去也是我挨骂。”

她选曲目, 那是正常选择,没人可以说什么。

今天是初期磨合, 加上曲目舞蹈排演, 摄像机也会拍下来,有些片段是可以删减成为花絮,或者加快变为正片的。

王英杰正在和副导演商讨排演角度, 得到苏雨彤的选择后,也没多想:“她选这么快, 关老师呢?”

“关老师还没说。”

王英杰说:“你把这个给她,听她选什么。”

副导演问:“我正想问你,你怎么不直接自己定下曲子, 还让她们自己挑。”

王英杰说:“这里面学问可大了。”

“《兰陵王入阵曲》?”

关青禾念着这几个字, “她选这个了吗, 我都可以, 那就这一首吧。”

对她来说, 这些曲目都会,哪一首都无所谓。

陈可不太懂专业琵琶的方面,但提前看过沈总那边的台本,把几首曲目全都听了一遍。

“苏小姐直接选这首的吗?”她问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摇头:“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这是十分钟前给我们的回复。”

陈可若有所思,总觉得没这么简单,转向关青禾:“太太,这里面最难的是哪一首?”

关青禾想了想,回答:“你要问我,我还真说不出来,都不是很难吧。”

陈可望着她淡然的神色,估摸着这就是自信吧,笑了起来。

要是太太技艺高超,的确什么牛鬼蛇神的都是班门弄斧。

苏雨彤得知还有点惊讶:“她这么快就同意了。”

经纪人说:“好是好。”

她就是现在冷静了之后突然想起来,那样一张脸,面具能遮住什么呢,过后还有第二期,总不可能全程遮面。

算了,既然选了就选了。

关青禾一确定,就正式确定了下来。

因为这首曲子比起其他几首较为特殊,歌舞是更复杂的,不过王英杰常年做这类综艺,熟悉的演职人员不少,先前就已经联系过一个团队。

王英杰问:“和望月楼那边联系了吗?”

副导演点头:“那边就是望月楼这次赞助的负责人。”

王英杰这次拍摄的风格是传统古典,所以一应首饰也得是,望月楼是最佳的选择。

负责人说:“第一期需要的首饰,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

王英杰说:“那就好。”

他又改向副导演:“记得把我之前准备的面具拿出来。”

负责人询问:“面具?”

王英杰说:“这次表演曲目是要戴面具的。”

负责人说:“难怪你之前询问望月楼有没有面具,这么说,两位演员都要戴?”

“是的。”

陈可一出来就听见这句话。

她豁然明白方才自己那直觉来源于哪儿了:“王导,这件事,您没有提前在台本上告知。”

王英杰不敢得罪她:“这个我以为不重要,而且,关老师肯定也知道,兰陵王本身就是戴面具的。”

陈可面上笑着,说出来的话却锐利:“这是节目,是综艺,是否戴面具非常重要。”

王英杰想了想:“要是关老师不愿意……也可以的。”

“关老师还不知情。”陈可说:“是我在质疑,面具从哪里来,戴什么样的?这些都是需要提前告知的。”

她回了化妆间,把这件事告诉关青禾。

听到王导遵守曲子的原本要求戴面具,关青禾反而亮了下眼睛:“没问题啊。”

陈可:“……”

您这眼睛也太亮了。

关青禾说:“戴面具可以的。”

陈可询问:“那不追究王导的责任了?”

关青禾嗯了声:“这点没什么,只要拍摄的时候,一切没问题就可以了,面具符合就好。”

比如来个动物的妖怪的,那就真的有问题。

关青禾问:“面具是他们提供吗?没有的话,那我们得现在去买一款,真正拍摄是在明天。”

陈可说:“太太想要,就会有的。”

她又风风火火地去了外面,看王英杰准备的是什么面具。

王英杰说:“这是先前我的朋友拍摄古装剧时从一个手工艺人那里买下的,我看来看去,这两款是最好看的。”

陈可直接问:“别人戴过了?”

王英杰愣了下,忽然想起来关青禾与沈经年的关系,犹豫:“我现在立刻重买一款新的,可能时间上来不及。”

陈可说:“稍等。”

她先是回了化妆间,和关青禾说了这件事,毕竟她现在是关青禾的私人助理。

“别人戴过的。”

关青禾倒是并无什么想法,所以她才又拨通一则电话,三言两语汇报这件事。

陈可将手机移至关青禾耳边。

沈经年温醇的嗓音透出来,略带笑意:“关老师,要表演犹抱琵琶半遮面了?”

关青禾哑然:“差不多吧。”

沈经年说:“静园里有一张金丝面具,我让人送去。”

关青禾轻声:“用节目组的就可以了。”

沈经年直言:“旁人的不好看。”

“……”关青禾忍不住:“那我这样好像是在搞特殊,对搭档是不是不合适。”

沈经年蓦地笑了起来:“望月楼会准备好的。”

他的手搭在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