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甜蜜(1 / 4)

伺机而动 姜之鱼 3273 字 2022-10-19

关老爷子选了几包东西, 都让他们带回去。又偷偷交代关青禾,要是沈经年欺负她,可以向沈老太太告状。

关青禾瞥着被单独留在几步外的沈经年, 男人侧对着他们,俊秀的眉骨凸起。

她面色微红,小声:“阿爹, 他能听见。”

“听不见,我这么小声了。”关老爷子才不信。

关青禾无奈。

老爷子听力不如以往,所以说话声也会渐渐变大,但他自己是从来感觉不到的。

“好啦好啦, 我知道了。”关青禾撒娇道:“又要一段时间见不到您, 您可要好好照顾自己。”

“家里有两个人管我,还不放心?”关老爷子一想到有人要管自己,头也大。

沈经年站在不远处。

虽听不清关青禾在说什么,但她娇嗔与孺慕的神情是难以掩饰的, 为清冷增添了一抹艳色。

这次从小区里离开, 虽然阿姨们都看见了车,但车窗关着, 自然没办法八卦。

关青禾分明看出她们眼睛里的失望。

也不知道自己和沈经年现在在小区的群里被这些街坊邻居们都谈成了什么样子。

关青禾侧眸看向身旁的男人。

恐怕她们也不会想到,先前讨论的是宁城的大人物吧。

从清江回宁城的一路, 关青禾与沈经年都没有谈什么, 沈经年车里的音乐换成了评弹曲子。

是章明月老师以前的声带。

作为评弹界最出名的一位, 她的调子自然是很多人都听过,关青禾也不例外。

正是因为听惯了这些,所以很容易就睡着了。

待沈经年侧目时, 那双含情目已经闭上, 卷翘的睫毛不动, 可见睡得还算安稳。

沈经年挑眉。

也说明,她并不警惕这个环境。

王秘书打电话过来:“王导那边我已经安排拨款了,今天赞助款项就能到位……”

“嗯。”

“先生什么时候回来?”

“今天。”

沈经年刻意压低了音量,

方才只一个“嗯”,王秘书还没听出来,现在听出来了,他心下了然,没再多说。

等关青禾醒来已经到了宁城,正往市区去。

她还有点懵,雾蒙蒙的眼睛往旁边看了下,本以为自己好像和沈经年没什么接触,随后在他肩上发现了一根头发。

难道自己之前在他肩上睡着了?

沈经年正低头处理文件,好似没发现。

关青禾思忖着,是让沈经年自己拿掉,还是自己拿走,但也就代表他会发现。

她犹豫几秒,动作轻灵地伸出纤白的手指。

刚碰到男人宽阔的肩头,对方已然侧过头,抬眼看她,温润道:“醒了?”

“嗯……”关青禾手收了回来。

沈经年余光在自己肩上扫了眼,便猜出她的目的:“我这边正在忙,麻烦关老师帮个忙。”

关青禾问:“什么忙?”

沈经年道:“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

关青禾猝不及防,耳朵都烧了起来。

她抿着唇,把那根头发取走,乌黑的发丝绕着白皙的手指,衬得指节细长漂亮。

“我之前是不是打扰你了?”

沈经年望进她眼底,“怎么会。”

他越这么说,关青禾心中有些懊恼,她不应该睡着的。

沈经年知道再继续这个话题,会让她更害羞,虽然他很乐意见她娇羞模样,但不宜太过分。

“还有几分钟就到餐厅了,先吃过饭再去。”

“好。”关青禾忙看时间,这才刚一点钟,还不算晚。

几乎是前脚进,后脚就已经开始上菜,可以猜出来路上沈经年就已经叮嘱过。

关青禾看向沈经年,“你是不是下午还要去公司?”

沈经年嗯了声:“今天可能没有时间看你的演出,不过,晚上我会来接你,如果你没有别的约的话。”

他盯着她,关青禾轻声:“应该没有。”

只是,她又小声:“接去哪儿?”

沈经年被她这反应逗笑,饶有兴趣道:“当然是餐厅,关老师以为是哪里?”

关青禾佯装淡定:“我想的也是哪家餐厅……”

沈经年不拆穿她的羞涩:“你想吃什么?”

关青禾说:“都可以,我不挑食。”

“那我到时再告诉你。”沈经年想了想,“等说了我与你的事,过段时间老太太应该会办一场家宴。”

关青禾心里其实有数,轻轻点头:“我知道。”

总要以新身份去见沈家人的。

吃过饭沈经年没有直接去公司,而是去了趟老宅。

老太太早已午睡完,早知道他们回了清江,见到他回来,问:“怎么样了?”

沈经年温笑:“你问我怎么样,当然是好的结果。”

“我还能不信你。”老太太也笑:“既然关老头都承认你了,那这就没问题了。”

沈经年嗯了声。

沈母心情复杂,捏着佛串,随口问:“你在那边留了一晚,是住在关家的吗?”

沈经年点头:“您也别想多了,自然是两间房。”

沈母:“……”

她无语道:“我就是简单问问,怎么就想多了,是你自己想多了吧,没能如愿以偿。”

沈经年但笑不语。

老太太听着母子俩斗嘴,随后才问:“既然都定了,那就可以告诉你两个兄弟了,和关家的婚约改到你身上了,省得他们媳妇操心得睡不着。”

沈经年颔首:“当然可以,也免得沈柏与沈安想多。”

他停顿了一下,挑眉看向两位长辈:“可以说婚约换人,也可以说已经结亲了。”

老太太说:“没区别。”

沈经年道:“有的。”

他一字一字说:“上周我们领证了。”

“结亲能有什么区别……”沈母先回嘴,话到一半转过头:“你刚说领证?”

她看向老太太:“您也听到了吧?”

老太太游移不定:“我老了,耳朵不行。”

沈经年耐心十足地又说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