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追求(1 / 5)

伺机而动 姜之鱼 4080 字 2022-10-19

也多亏老太太虽然年纪大, 老花眼了,但耳朵听力一直是很好的,恰当的时机没错过孙子这句话。

就连沈母也看着这里, 显然已经听到了刚才的话。

关青禾原本是吃惊,这会儿见她们两个长辈询问,面颊泛红, 心里乱得厉害。

这算什么。

她来退侄子的婚,被他们叔叔求婚了?

关青禾喝了口茶掩饰慌乱,又不太明白沈经年的想法,往他那边看了一眼。

沈经年还在与老太太说话:“阿婆, 我选择你们都离开的时候说, 您还不了解我的用意吗?”

人多了,询问就变成了逼迫,带上道德绑架的意味,这才是他选择只在两人独处时才开口的原因。

他希望给关青禾独立与思考的时间, 还有自在的环境。

现在看, 出了一点变故。

早知他应该在送她回去的路上开口,可他方才没等得了。

老太太老花镜没戴, 看不清他的神色,但孙子的意思, 她已经明了, 也懊恼自己的冲动。

她朝关青禾温和笑笑:“哎呀, 拿了眼镜就走,阿婆年纪大了看不见,你还不准我拿眼镜了。”

气氛轻松许多。

关青禾也不由得被老太太逗得莞尔。

老太太转向沈母。

沈母缓缓走过去拿走老花镜, 眼神仿佛风从关青禾身上飘过, 就连关青禾自己都没发现。

她又瞥了眼沈经年, 这才重新搀着老太太从客厅离去。

客厅又安静下来。

沈经年看向关青禾,她还在看着那边,纤细后颈落入他眼中,“抱歉,没料到阿婆她们会听见。”

“……没事。”关青禾回过头。

虽然如此,沈经年没打算错过这个机会:“我刚才的问题,你可以考虑一下。”

关青禾抿了下唇。

“这婚约只说沈家,没指名,两家婚约持续这么久,是长辈的心愿,完成最好,不完成,当然也没关系,但是——”

沈经年见她茶凉了,替她换了一杯新茶,语气平缓:“如果你对我还算满意,不妨一试。”

关青禾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先生,你很好。”

沈经年笑了笑:“那就是还算满意了?”

他接受这张好人卡。

关青禾指尖轻轻摩挲着茶杯边缘,能感觉到茶水的热度,顺着皮肤,十指连心。

这个信息量太大了。

沈经年没再继续,而是道:“天色不早了,我送你回去。”

关青禾忙不迭点头。

沈经年向来只见过她淡然的模样,头一次见她这么惊慌,却又有些可爱,忍俊不禁。

两人一起从老宅离去。

二楼书房,沈母陪在老太太身侧,从落地窗看着庭院里一起离开的两个人。

老太太问:“你听到了吧?”

沈母嗯了声,想起自己之前注意到的情况,迟疑地开口:“那姑娘手上的镯子,是望月楼的。”

但是望月楼没有这款。

又或者是,只做了一款定制的,她没见过,所以不知道。

如果是这样,单独出现在关青禾的手腕上,也值得深思。

老太太说:“她出生时我让人送过礼,定亲时也送过。每年生日都会送望月楼的首饰。成年那天,我让经年去当面送礼,上次问他,他说没见过。”

关家和沈家都比较传统,看中成年礼,更遑论是关青禾,所以她选了沈经年,以示重视。

那次送的成年礼,是她亲手挑的,包括金银等等各色材质的一整套首饰,还有玉雕的平安拍。

另外还有一栋宅子。

当然,沈安与沈柏生日,关家也会回礼,只不过这礼都在老太太这里,因为交了底下孙媳,恐怕就成了他们自己的。

沈母侧目,“那……”

没见过怎么还求婚,儿子不是冲动的人。

老太太了解孙子,意味深长道:“成年礼上没见,后面不代表没见,否则,这镯子是怎么送的。”

她说:“青禾恐怕自己都不知道这镯子怎么来的,只以为是普通礼物,否则就不会戴着了。”

老太太蓦地想起上周的对话。

“不用退,他们就退出就行了。”

“你是能代替他们还是怎么着?”

“也不是不可以。”

老太太当时自个以为他开玩笑,还贫了一句“你要能娶上也行啊”,他回得巧。

就连两人差了九岁都算得清楚。

他的心思分明不纯。

沈母也震惊不已。

她和儿子平日里交流不多,毕竟沈经年也掌家多年,她过问太多不好。

上次询问他什么时候成家,他当时的回答在她听来是敷衍,如今想想,更像模棱两可。

平心而论,孙子与儿子之间,她肯定先维护儿子。

她上次还打趣儿子喝茶能喝出个仙女,这回,儿子听曲喝茶,真喝出仙女了。

关青禾那模样,和仙女没差。

只是做叔叔的抢了侄子的婚约,说出去,她也担心老太太想法不好:“也许就是……”

“就是什么?”老太太转过头,“他今晚问她那句话,你听到了,难道还不清楚吗?”

“可是差了辈分。”沈母说,心里想的是一方面,嘴上提前帮儿子打预防针:“年纪也差。”

“只差九岁,还不如我。”

沈母没想到老太太这么个态度,又想到她和去世的公公也是年龄差了十几岁,心下了然。

“那确实也还好。”她说。

“说这些都为时过早,青禾不一定答应。”庭院里的背影消失不见,老太太取下老花镜,“经年可不一定成功。”

沈母确实没想到这一茬,问:“那您是不打算阻止了?”

老太太回了藤椅上,“你儿子的心你自己不清楚?这婚约,换了谁都是沈家人,是曾孙媳还是孙媳,区别不大。”

她当年能力挽狂澜沈氏集团,自然足够开明。

“经年一直不结婚,确实难办,我也操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