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接送(1 / 2)

伺机而动 姜之鱼 1882 字 2022-10-19

家里毕竟少了两个大活人,很快沈安与沈柏出去的事就被客厅里的众人发现了。

沈经年说:“走了,没多久。”

老太太皱着眉,“都不告诉我一声?”

大嫂与二嫂对视一眼,皆明白对方眼底的意思,这时候他们跑了反而轻松不少。

她们对沈家没意见,但是身为母亲,也不想把自己儿子的婚姻送出去。

若是这次能真的解除掉,那真是皆大欢喜,就是不知道老太太同不同意,对方同不同意了。

大嫂主动开口:“孩子太叛逆了,可能是看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事,比较紧张吧。”

二嫂附和:“是啊,心性还没定呢,之前谈恋爱也跟过家家似的,都没长大。”

老太太语气平静:“二十一二岁的人了,还是孩子,依你们看,多少岁才长大?经年十几岁的时候就不用我操心了。”

大嫂与二嫂无言以对,半天才笑道:“小柏他们哪儿比得过他们三叔……”

老太太最烦她们说这些话:“知道比不过就学着点,教着点,沈家不养纨绔子弟,再闹也得有分寸。”

“以他们的性格,不在更好。”沈经年慢条斯理道:“阿婆,您不用操心。”

老太太嗯了声,语气温和许多:“明天你去接那小姑娘,别说太多有的没的,吓到人家。”

沈经年应声:“您放心。”

目送老太太与佣人一起上楼后,两个嫂子看向对面的男人,“经年,这婚约是真要履行……”

二嫂试探道:“小安他说你上次答应他了,是真的吗?”

沈经年望过去。

二嫂有一瞬间的紧张,嫁过来之前,她就知道沈家已经交由小叔子负责,平日里与她们说话都很温和,但面对时不由自主地会产生一种“听他的”的感觉。

“算答应,也不算答应。”沈经年开口,“你们以后不用再担心婚约的事。”

她们听罢安心不少,思及执拗的老太太,又问:“阿婆她也答应吗?小安他们实在抗拒,强行反而容易出事。”

整个沈家都知道老太太对故去的老爷子感情很深,这婚约又是他的遗愿,如果没有问题,势必是要履行的。

这也是这么多年来,她们明里暗里提这件事,都没成功的原因。

沈经年笑笑:“有我。”

两个嫂子立刻喜笑颜开,得了这话,谁都知道不会再有意外:“小安知道肯定很欢喜,他整天说最喜欢三叔了。”

大嫂也忍不住笑:“这个忙,得让他亲自道谢。”

沈经年笑了笑,没说话。

翌日,关青禾下午到了茶馆。

小张今天负责看店,正好看见关青禾一身藕粉色香云纱旗袍盈盈走进茶馆。

他心中惊艳,伸手指着柜台上的一个天青色罐子。

“老板娘,这是今天早上沈先生的秘书送来的,好像花瓶。”

沈经年?

关青禾走过去,“这是茶叶罐,瓷的。”

她触摸表面,光这个茶叶罐就造价不菲,里面装的必然不可能是普通茶叶。

果然,掀开一条缝,一股干香扑面而来,闻见熟悉的味道,关青禾心跳快了几分。

这和上次品茗斋喝到的那款是同种。

关青禾收回手,柔声:“应该是他提前存在这,下次你们就泡这个给他。”

小张连忙否认:“不是,王秘书说这个是给你的。”

关青禾停住脚步:“嗯?”

“王秘书还留了句话,这罐茶叶就当是以后点歌的报酬。”

关青禾怔了下。

茶馆里的评弹,点歌一首只要几块钱就行,沈经年送这些,也实在太慈善。

小张打量道:“不过,以沈先生的财力,这茶叶罐会不会小了一点呀,和我想得不太一样。”

刚好小苏从外面进来,“你知道这个茶罐多少钱吗?”

她伸出两根手指:“据我所知,这个价。”

小张惊呆:“两百,两千?”

“你但凡再加个万字做单位呢。”小苏默默收回手:“从沈三爷手上经过的东西,无一是凡品。”

关青禾捧着瓷罐:“单这茶叶,也价值不菲了。”

小张倒吸一口气:“还好我没失手。”

他也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打工人,茶馆工资不低,但也赔不起这小茶罐。

关青禾蹙眉,将茶叶罐带去里面,留在柜台不安全,容易打碎,也容易弄混。

等沈经年来了还给他。

他如果不要,那就泡给他喝,也算是。

今天如梦令没有演出,但在院子里还能听见隔壁秋云坊咿咿呀呀的小调声与乐声。

茶馆的账先前是按照章明月的习惯记录的,比较传统,到关青禾这里,就得花功夫看。

关青禾只翻看最近的账。

看到傍晚,只觉得累,也眼花,索性拿出手机搜索沈经年提到的导演和综艺。

王英杰导演的上一个综艺是唱歌综艺,收视率不低,评分也有八点几分,看起来不错。

关青禾对新综艺的信任度上涨了一些。

就是不清楚,这个新综艺具体是什么模式,网上曝出来的消息是明星与民间艺人一起同台,相互合作。

这是怎么个合作法?

沈经年能提出让章老师去,这节目应该对民间艺人较好,关青禾想到这里,轻松不少。

小苏也捧着手机到石桌对面坐下。

关青禾就听见她手机里传出一句熟悉的声音:“大家好,我是付秋云,欢迎来看我的演出。”

她好笑:“你怎么看她直播?”

小苏恶狠狠道:“她上次直播偷偷摸摸搞白莲花发言,我这回倒要看看会不会再说什么。”

关青禾觉得她可爱。

难怪周谦这个少爷愿意为了她来当店小二。

过了会儿,关青禾又听她说:“青禾姐,不是我拉踩,但我真听不下去了。”

关青禾柔声:“那就不看了。”

小苏摇头:“那可不行,一旦发现有